新世界棋牌输钱

東東軟件園安全、實用、綠色可靠的軟件下載站

回頂部
仙冢(司鈺素依)小說全本導讀

仙冢(司鈺素依)小說全本導讀 完結版

  • 分類: 武俠仙俠
  • 更新時間: 2018-11-05
3( 共19人評分 )
APP閱讀

在哪閱讀仙冢小說全集大結局?小編提供仙冢(司鈺素依)小說全本完整版在線閱讀導讀:珠心狠狠地看了一眼素依的胸口,目光如刀刃般尖銳。 “不要……”素依嘴唇哆嗦,眼前一黑,昏睡過去。 迷糊中,素依掙扎著,她感覺自己有很重要的事。 可她卻在昏沉的泥濘里越陷越深,什么也改變不了。希望大家能夠喜歡!

仙冢全集內容介紹

此刻,珠心素手輕捂脖間,一臉難受地祈求道,“皇上,臣妾好痛……”
美人生病,更是楚楚動人。
鐘字符催促,“皇上,治療妖毒宜早不宜遲,您看……”
司鈺看看昏睡的素依,下令道,“即刻取素蒼離之心。”
紫禁獄。
一名囚犯被修士制住。然后,囚服被一刀劃開,露出結實的胸膛。
囚犯破口大罵,“畜生!吾逍遙派隱居深山數百年,從不問世事。此滅族之災,錯在……錯在吾素蒼離不惜身負重傷掃平了天下妖獸、讓這天下太太平了,更錯在把司鈺那畜生扶上皇位……”

仙冢小說全章閱讀之第五章 取藥引 免費閱讀

司鈺若有所思地重復道,“修為高深之人的心臟。”
素依背脊發涼,寒意順著經脈傳遍四肢百骸。
原來那個夢境,竟然是真的!
看著素依那稍閃即逝的驚慌,司鈺恐嚇道,“我要你活著,我要你眼睜睜地看著爹爹被挖去心臟。這是對你的懲罰。”
珠心狠狠地看了一眼素依的胸口,目光如刀刃般尖銳。
“不要……”素依嘴唇哆嗦,眼前一黑,昏睡過去。
迷糊中,素依掙扎著,她感覺自己有很重要的事。
可她卻在昏沉的泥濘里越陷越深,什么也改變不了。
此刻,珠心素手輕捂脖間,一臉難受地祈求道,“皇上,臣妾好痛……”
美人生病,更是楚楚動人。
鐘字符催促,“皇上,治療妖毒宜早不宜遲,您看……”
司鈺看看昏睡的素依,下令道,“即刻取素蒼離之心。”
紫禁獄。
一名囚犯被修士制住。然后,囚服被一刀劃開,露出結實的胸膛。
囚犯破口大罵,“畜生!吾逍遙派隱居深山數百年,從不問世事。此滅族之災,錯在……錯在吾素蒼離不惜身負重傷掃平了天下妖獸、讓這天下太太平了,更錯在把司鈺那畜生扶上皇位……”
拿刀的修士不耐煩地捏了塊布團,堵住囚犯的大嘴。
活活地剜肉取心。
素蒼離疼得昏死過去。
那不甘的雙眸被手合上后,再也沒有睜開!
死了。
昏昏沉沉中,素依夢見爹爹捂著鮮血淋漓的胸口,怒斥道,“不孝之女!當初就該連你一起浸豬籠!”
素依雙膝跪地,苦苦哀求,“爹爹,女兒知錯了,求您……”
接下來的話,素依不知如何開口。
滅族之罪,連素依都不能原諒自己,又怎敢求爹爹原諒。
緩緩地,素蒼離挪開擋住胸前的顫抖的雙手。
素依赫然看見那空蕩蕩的胸膛,里面沒有心臟!
本能地,素依后退著。
“別怕,孩子,過來,”說著,爹爹遞出一個水靈靈的飛鳳玉鐲,“其實,你與一人定過娃娃親,記住,千萬要拿著這個玉鐲去找他!他是一界之主,可保你一生平安……”
素依接過玉鐲,在爹爹的指示下戴在右手手腕。
再抬眼時,爹爹已不見了蹤影。
“爹爹……”素依掙扎著,終于驚醒,本能地看向右手手腕。
空空的,什么也沒有。
原來只是一場夢。
素依不顧更衣,徑直沖向院門,可院門已經上鎖。
試著運真氣,可真氣卻在雙肩阻塞,匯聚在胸口,如熱鍋上的螞蟻般亂竄。
噗——
嫣紅的鮮血,在堅硬的玄鐵門開出絕望的花。
緊緊捂著胸口,那里似乎有千萬只螞蟻在翻滾,疼得難受。
中了妖界最陰邪的骨毒,還被這般身心折騰,怕是活不過七日了吧。
素依雙腿發軟,絕望地依偎著藤木秋千。
是在這個秋千,司鈺許她一生一世;可如今,卻留她孤獨地等待死亡。
“娘娘——”
院門開了又關,一個渾身血跡的侍女趔趄走進,激動地將捧著的食盒放在石桌,“小雅苦求半日,他們終于答應放我進來照顧你了。”
素依無力地看看小雅,“可你這一身傷痕是何來。我已是將死之人,你自收拾東西逃命去吧。”
“娘娘,小雅是您的仆人,定當誓死追隨娘娘,”小雅可憐兮兮地祈求著,水靈的雙眼閃著淚花,“奴家聽說您的娘親和妹妹被安排去了冷宮,她們應該暫時安全……”
娘親,生她育她的慈母。
妹妹,乖巧可人的美人。
素依無力地呢喃著,內心卻點燃星星希望。
她要在七日內救出娘親和妹妹,去一個司鈺永遠找不到的地方。

仙冢小說全章閱讀之第六章 仙胎 免費閱讀

微微風過。
草木氣息縈繞鼻尖。
分明沒有吃什么,卻有些干嘔。
“娘娘,奴家猜測您這是懷孕了,這可是大好機會呢。”小雅低聲提醒。
素依細細回憶,上次月事,已是兩個月前。
冰涼的手,緩緩撫上小腹。
娘親對不起你,自己的小命都難保,無力把你帶到世間。
絲絲悲涼穿過小腹,傳入指腹,胎兒似乎也會悲情。
“娘娘,有了這個孩子,司鈺肯定會對你好一點,您至少能在走之前安頓好您的娘親和妹妹……”小雅勸道。
素依點點頭,娘親和妹妹是她最后的執念。
珠心出門許久,司鈺才帶著巫醫進門。
“恭喜皇上,娘娘……”巫醫小心翼翼地改口,“這位姑娘有喜了,胎兒已兩月有余……”
妖后已廢,天下皆知。
司鈺深邃的眼睛蘊含著愛的光芒,緩緩俯身,輕輕撫過素依的肚子。
微風不動,司鈺溫柔的氣息在素依鼻尖環繞。
曖昧。
素依的指尖深深地嵌進掌心,她警告著自己,這是個與自己有著滅族深仇的男子。
素依笑得有些牽強,“這是我們的孩子,它昨夜托夢與我,它說,這里悶得慌……”
看在親身骨肉的面子上,他至少會待她好一點吧。
素依是第一次撒謊,那夢,只是她無力的幻想。
司鈺深深地看了眼素依,面色逐漸冰冷,“果然是妖嬰,才兩月便知肚外陰晴。”
素依懸著的手緩緩落下。
司鈺,你究竟要傷我多深。
就在這時,一個侍女慌張道,“皇上,珠心她……”
司鈺已經起身,緊張地問,“她在哪兒?”
話音剛落,珠心已被兩個侍女攙扶進屋。
珠心面色蒼白,虛弱地道,“皇上,臣妾唯恐再也見不到皇上了,這才迫切地來見您。臣妾只想,生命的最后時刻能和皇上在一起……”
說罷,珠心已哭得梨花帶雨。
美人含淚,泣不成聲,楚楚可憐。
司鈺看得心都要碎了,不知所措地抱著懷中美人,感受著她那虛弱的顫抖。
珠心依偎著司鈺,卻抽噎得更厲害。
“何故?”司鈺詢問隨素依前來的巫醫鐘子符。
鐘子符跪倒在地,“怪小的無能,修士的心臟老朽,終究差了幾分靈氣,小的唯恐……”
司鈺一把擰起鐘子符的領口,迫切地問道,“說,是不是還有其他辦法!”
鐘子符結巴道,“小的倒是有一個新辦法,修士的胎兒集修士之靈氣孕育,又是世間至純之物……”
珠心瞥了一眼素依的小腹,目光含著濃濃的殺意。
素依只覺小腹發涼,本能地抬手護住,祈求地看著司鈺。
這可是他的親生骨肉。
可是,司鈺徑直道,“你看這妖女的骨肉如何?”
鐘子符掐指一算,小聲道,“她這三日來飽受酷刑,修為都被逼進胸腹,為嬰孩所吸收。要能得此嬰孩,小的保證能治好珠妃的病……”
素依張了張嘴,卻說不出話來。
孩子,娘親已經活不過七天,你生來該命絕于腹,娘親就先送你一程。
狠狠地,素依緊握的拳頭捶向自己的小腹。
可抬起的手被一道大力阻攔。
原來是司鈺。
他不許孩子現在死!
司鈺狠狠捏著她的手腕,深深地看著她,“這可是我們的孩子,由不得你一人做主。”
“可孩子在我的肚子里。”素依弱弱地祈求著。
素依的倔強惹怒了司鈺。
既然給不出解藥,從她身上骨肉討回解藥,是理所應當。
司鈺將怒氣捏進掌心,狠狠地說,“因為它是珠妃的藥引,所以不能提前死。”
素依怔住了。
當初沒懷孩子,那個伏耳素依小腹,與未來孩子逗笑的司鈺已經不見了。
如今的司鈺,毫不憐惜素依腹中骨肉。
冷著臉,司鈺命人綁了素依的手腳,這才喚來巫醫鐘子符,生死不論。

推薦理由

仙冢全章節閱讀APP內上線了很多類似的玄幻仙俠小說,書荒了的朋友,不怕沒得看了~可以到本站搜索仙冢(司鈺素依)小說全本完整版在線閱讀

猜你喜歡

新世界棋牌输钱 云发购彩票 马会固定规律 二同号单选怎么看中奖 香港赛马会资料排位表 四川时时地址 幸运飞艇规律公式技巧 快乐12套选5什么意思 重庆时时现场开奖直播 重庆时时真坑 黑龙江20选8怎么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