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世界棋牌输钱

東東軟件園安全、實用、綠色可靠的軟件下載站

回頂部
老公,壁個咚(宋橙子寫的小說)大結局全文在線閱讀

老公,壁個咚(宋橙子寫的小說)大結局全文在線閱讀

  • 分類: 都市職場
  • 更新時間: 2019-08-02
5( 共0人評分 )
APP閱讀

獨家小說《老公,壁個咚》是宋橙子傾心創作的一本都市小說小說,內容主要講述:給你兩個選擇,一借我浴室,二我撲倒你。幫他解決完跳樓逼婚的女人卻誤喝一杯紅酒,她傾身強勢上演沙發壁咚。 被小女人威脅江錦言不能忍,發揮實力撩架技能,將她卷進一場感情游戲。 其實那天我想選第二個的。某晚,江boss坐在沙發上輕晃紅酒,神情認真。 就知道你有色心沒有賊膽。她挑眉輕哼。 不是,是你當時太瘦,我怕硌得慌。 她: 他們說我欠你們江家一條人命,一雙腿,我今天就還給你們。她手輕覆小腹,站在馬中央,隔著擋風玻璃的對上他湛黑的鳳眸,笑的沒心沒肺。 身子砰然倒地,他抱她入懷,楚韻你特么的就是個傻子,老子最想讓你拿余生還我! 若初

老公,壁個咚大結局全文在線閱讀

捐獻者:顧仁峰,男,五十四歲,同城本地人。
“這是什么?”
“就是……就是之前小錦生病時,顧仁峰去做骨髓移植的信息資料。”撞到“嬌貴”的楚韻,慌忙跳開的林澤遠不敢直視江錦言的冷眼,捏著資料一角從楚韻手中抽過資料。
林澤遠不是小錦的主治醫生,也不是醫院負責整合資料的人,這話的漏洞百出,楚韻秀眉微蹙,雙唇囁嚅兩下,轉念一想,顧仁峰的事情好像跟她沒有半毛錢的關系,楚韻推開護在她身前的江錦言。
“你走的這樣急,是想讓我抱你?”
江錦言剛才及時伸手攬住她,才免于她摔倒的厄運。心有余悸,江錦言圈住再次急匆抬步的楚韻。
“江錦言這里是醫院人多,你別鬧。”
江錦言長身玉立,自帶吸引人眼球的特質,康佳醫院人來人往,楚韻被一眾人盯的面紅耳赤。
“薛華已經沒事,你不用那么著急。”
江錦言語氣微沉,這些天江錦言以在家陪她養胎為由拒絕去公司,老爺子稀罕這個寶貝重孫子,默認江錦言的做法,三天兩頭差人補品過去,昨天陳姨還在抱怨,老爺子一直送到孩子墜地的話,別墅都給改成儲物間。
每天早晨打從一睜開眼,江錦言就跟對待一個孩子般,盯的特別緊,生怕磕著碰著。她的鞋子衣服都是他親自挑選,舒適為主,飲食也是他親自把控。醫生陸續到位,每天最基本的檢查是必須的。
從上次在醫院暈倒后,她平常偶爾會有肚子痛,嗜睡外,其他一切正常,她有事都覺得江錦言有些小題大做了,小小的抗議過一次,江錦言直接橫了她一眼“想要孩子必須聽我的!”。
楚韻知這是江錦言緊張在乎她,一想到為了她的身體,江錦言竟然能做下不要孩子的決定,楚韻心里涌起滿滿的感動,抱住他的胳膊,像個溫順的貓兒蹭了蹭,微嘟著唇,撒嬌賣萌,“好了,老公別生氣啦,我錯了還不行嗎?求原諒。”
“再叫一次。”
“叫什么?”
楚韻迷茫的眨巴眼睛,長了些肉,氣色好多的臉,粉嫩可愛,江錦言粗糲的指腹在她的唇上輕輕摩挲著,眼里閃著侵略的光,聲音透著不易察覺的暗啞,“你說呢?”
“老……”江錦言手剛離開她的唇,楚韻眼里閃過抹狡黠,拉開他的手,逃開他的桎梏,用嘴型無聲的說道:“江大叔。”
江大叔?!他有那么老嗎?江錦言黑臉磨牙,如果不是她身體的原因,他肯定會過去把她抗在肩頭,拍上幾巴掌以示懲戒。
“原來康佳醫院還一個名字--日本啊。”
推開病房門,楚韻狠狠瞪了陳媛一眼。
“是啊,我取的,好聽吧?”有了好消息,陳媛一掃之前的苦悶,一點沒有撒謊被戳破的臉紅尷尬,跟楚韻兩個人大眼瞪小眼。
躺在床上聽書的薛華拿掉耳機,“是我讓她不要告訴你的,過幾天移植手術過后,我可以像以前一樣正常生活。”
“還沒娶回家呢,現在就護上了?”
這段時間感情急劇升溫啊,楚韻眼底滿是興味,揚眉打趣。
“嫉妒啊?”陳媛把椅子推到楚韻身后,“嫉妒也沒辦法,以后他要護著的人除了你,還得加上我的名字!”
楚韻聞言直接給她丟了兩個白眼,這貨的臉皮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厚實了。
“我得去找林醫生去拿捐獻者的資料,你跟我一起去吧。”
看得出江錦言有話跟薛華說,陳媛拉著楚韻出病房。
“讓我做桐城環潤分公司的負責人,你就不怕我吞了你的公司?”
環潤背后的神秘boss竟然是江錦言!薛華微驚,他與江錦言的糾葛因楚韻而起,他與楚韻是兄妹,跟江錦言的對立關系消失。兩人交集不多,沾不上摯交的邊,江錦言竟然敢做這樣的決定。
“等楚韻生下孩子,補辦完婚禮,我會帶她移居國外,公司需要有人打理。”薛華雖未正兒八經上過大學,但他的經商管理才能江錦言還是有所耳聞,下此決定也是經過深思熟慮的,“公司若是你想要,可以拿走,就當是我娶她的聘禮了。”
“我顧家不賣女兒。”薛華答應下來,他這么做除了因為楚韻外,更多的是為以后的生活考慮。經營偵探社只是他的愛好,以后生命中多了兩個人,他不能苦了他們,“說吧,接下來在你的收網行動中,需要我做些什么?”
“等你眼睛恢復,需要你在公眾面前露面,實施收購宏遠珠寶的計劃。”
即使顧家被除,薛華也有自己隱秘的關系網,知道他的行動,江錦言并不覺得驚訝。
環潤這幾年除了在房地產上有建樹外,珠寶也做的風生水起,近半年來,在江錦言的授意下,環潤開始跟江氏爭黃金樓盤,電視黃金時段的廣告,挖角設計師,爭搶顧客,江氏有樣學一樣,與環潤針鋒相對,較勁半年已分不清孰對孰錯,兩家珠寶商行暗地里的關系已到白熱化的階段。
是時候把恩怨搬上明面上解決。
“說白了,就是個傀儡吧。”
收購計劃的方案,肯定早已經你擬定好,獨缺一個實施人了。江氏檢舉顧家一些不干不潔勾當,在江氏迅速的衰落時起到推波助瀾的作用,剛好給環潤冠上一個名正言順的旗號。
“我只左右一件事,以后環潤桐城分公司由你全權做主。”
“你不擔心江家人知真相?”
楚韻跟陳媛和他都有交情,環潤“負責人”突然現身向江氏發難,那些喝茶看熱鬧的人瞧不出道道,江家那些跟江錦言斗智斗勇那么多年的人,肯定能嗅出端倪。
江錦言抿唇未語,江家人他唯一在乎的是爺爺的感受,他之所以不親自出面,是不想讓他覺得自己養了個白眼狼。
其實除了宏源,他不會要江家的任何東西,這也算是給爺爺對他那么多年呵護的一個報答吧。
醫院走道中。
“給我哥捐獻角膜的是在押犯人?”
“是啊,你臉色怎么這么差,是不是哪里不***?”陳媛趕緊摸她的頭和手,“手怎么這么冰,不會是感冒了吧。”
“我的手一年四季都是這個溫度。”楚韻不著痕跡的把手從陳媛手中抽出來,翻看下隨身包,“我想去洗手間,你回病房幫我拿下,去那個洗手間找我。”
“剛拖過地,你慢點啊。”
目送陳媛轉身***電梯,楚韻從包中拿出手機,給林澤遠打電話,林澤遠的話證實了她的猜測。
“這事暫時先瞞著吧。”
站在薛華的角度,他絕對不會同意移植顧仁峰的角膜。顧仁峰是她的親生父親,她的天平卻偏向了薛華這一邊。
“心灰意冷生前誰都不愿意見,給張照片,說是等去世以后去墓園祭拜,這算是什么事兒啊。”
陳媛拿著林澤遠給她寫著姓名的照片一路念叨著。
“或許是沒有家人,希望以后你們每年都去給他燒點紙錢。”
楚韻瞄了眼照片,上面的人四十出頭,長得一副兇神惡煞的模樣,不知林澤遠在那么短的時間,在哪找到的一張特別像犯罪分子的照片。
讓陳媛等確定薛華的手術日期通知她,楚韻一路沉默著跟江錦言離開康佳。
“有心事?”
“去桐城西郊監獄,我想去看下顧仁峰。”
找出手機里的坤叔曾經給她發的顧仁峰所在的監獄,楚韻***抿了抿唇。
西郊監獄探視室,楚韻跟顧仁峰隔著鋼化玻璃,一臉冷漠的相對無言。
顧仁峰的確像坤叔說的那樣,身穿囚服,一夜白發,臉上皺紋深刻,五十幾歲的人看上去得近七十,若是不仔細去看,任誰都想不到他曾經是桐城叱咤風云,黑白通吃的顧家家主顧仁峰。
“小……你來了。”顧仁峰拿起聽筒,局促的整理下身上的衣服,盡量讓自己的表情看上去慈愛和藹些。
“獄警說你判的并不是死刑。”
顧仁峰的案子并沒有公開審判,審判結果未向外界宣布,自從顧家的事情塵埃落定后,她沒有關心過顧仁峰的情況。
“如果你覺得這樣的懲罰不夠,我可以……”
“你的死活與我無關,我想問的事你給薛華捐獻角膜的原因。”
楚韻從始至終面上沒有什么表情,聲音似冰。
“坤叔說小錦現在是你在照顧,謝謝你。”
顧仁峰不想談論捐獻角膜的事,岔開話題,楚韻一臉冷然,不接話,顧仁峰輕嘆聲,“以前是我做的太過分,事到如今對你們懺悔已經來不及,只想做些彌補。”
“呵……”楚韻短促冷笑,“彌補?應該說是贖罪更合適些!你不要以為你這么做,我們就會原諒你,我告訴你這遠遠不夠!只有看到你在監獄中一天天被折磨的不***形,孤獨終老,我們心里的仇恨才會慢慢淡去!”
身份的落差,終身監禁,陷進沒有光明希望的深淵,他能堅持到今天應該算是極限了吧,楚韻已經能想到他捐獻完角膜后的結局了。
她之所以會來這一趟,應該是不想讓薛華以后背上沉重的心理負擔吧。
楚韻這么說,顧仁峰卻釋然的笑了,叫住起身欲走的楚韻,“替我去楚華恩的墳前說聲對不起吧,本來是自己想親自去懺悔的,今生可能沒有這個機會了吧。”
“最該懺悔的人已經不在了,你就不用去擾他的清凈了。”
“不,他為我養大了女兒,我卻害死了他,最該懺悔的是我。”
“你說什么?”楚韻豁然轉身,似被人點了定身術,一動不動的立在原地,飽含怒火的眼睛死死的盯著顧仁峰。
憶起當年干的混賬事,顧仁峰老臉微紅,尷尬的低下頭,低低的說道:“但年我發給他一段我跟你母親在一起的視頻后,他突發心臟病身亡。”
“她不是我母親!”楚韻怒不可遏,把手中的聽筒砸在玻璃上,發出嘭的聲的刺耳的聲響,“你們都該死!”
“不要激動,想想孩子。”
被里面聲響驚到,在外面等候的江錦言推門而進,瞥了眼正擔心無措的看著楚韻的顧仁峰,抱緊氣的渾身顫抖的楚韻。
他們時間恩怨那么深,并不是時間能夠沖淡的,他今天不該答應帶楚韻來這里。
“對不起。”
聽筒里傳來顧仁峰滄桑渾厚的聲音,肚子微微疼痛,楚韻閉著眼睛,在江錦言輕聲的安撫下,逐漸松開攥緊的手,平復胸腔內翻涌的情緒。
待眼睛再睜開時眼底仇恨翻騰,想看宿世仇人般看著顧仁峰,一字一頓的咬牙切齒說道:“這輩子無論你做什么都不值得原諒!”
多看他一眼都覺得難以忍受,楚韻無力的趴在江錦言的肩頭,“帶我回家。”
“照顧好她。”
“這個不需要你操心。”
明知道不對著聽筒說顧仁峰聽不到,江錦言還是潛意識的接過話,打橫將抱起楚韻。
關門聲響起,顧仁峰頹然的坐在椅子上,沾滿無數罪惡的手,撫上被楚韻摔出裂痕淡淡痕跡的玻璃。
如果能讓她消氣,他很希望這下是砸在他的身上,低喃道:“我顧仁峰這輩子作孽太多,確實不值得原諒。”
坐進車中,楚韻抱住彎身幫她系安全帶的江錦言,臉貼在他的身前,滾燙的眼淚滲過薄薄的衣料沾上皮膚,江錦言心緊緊的揪起,輕聲的像哄孩子般拍著她的肩頭,“那么肯哭,小心生出來的孩子也是個愛哭鬼,這女孩子嘛,還好一些,若是男孩,遇到事情就哭鼻子,是有點娘的。”
“有你這么說子自己孩子的嗎?”
楚韻從他懷中抬頭,撅著嘴,抹去眼里的水光,瞪了江錦言一眼,坐直身子扣好安全帶。
江錦言挑眉,小丫頭竟然相信他的胡言亂語,他江錦言的兒子,就算生下來是個愛哭鬼,他也有一百種辦法把他練就成男子漢。
一路上楚韻蔫蔫的不想說話,江錦言放了輕柔悠揚音樂,讓她睡一會,楚韻依言閉眼,十多分鐘后,“江錦言我后悔了。”
“嗯?”
冷不丁的一句話穿***溫馨甜美的情歌中,讓江錦言心頭一跳,眼里浮現一絲緊張,這丫頭不會是后悔跟她在一起了吧。
等了半天,沒有下文,江錦言的心跟坐摩天輪樣,不斷向上提著,一口氣梗在喉嚨間上不去,下不來,他索性把車停到路邊,扳過她的身子,眉眼間夾著一絲慍色,義正言辭的說道:“婚求了,孩子都有了,這個時候就算是后悔,你也沒有回頭路了,這輩子你只能是我江錦言的女人!”
楚韻莫名其妙的看著他,溫涼的手覆上他的額頭,復又碰碰自己的,沒燒啊,怎么開始說胡話了呢?
江錦言察覺自己會錯了意,手抵著唇輕咳聲,斂去臉上的尷尬,表情認真的說道:“把剛才的話說清楚。”
“哦,我的意思是后悔給我爸海葬了,他這輩子最不幸的事情就是遇到了顏婉如,為了她與家人決裂,最后不得善終,他已經夠可憐孤獨的了,我又給他找了那么一個僻靜無人的地兒。”
山林鳥兒為伴,連個說話的人兒都沒有。
“楚韻,你覺得這輩子他遇到顏婉如是不幸,或許他覺得能跟她生活那么多年是他偷來的幸福。感情的事如人飲水冷暖自知,斯人已逝,我們就不要再去揣測那些已經不可知的事情。”
“或許你說的是對的。”從父親投注真情實意的感情在她身上,就能看出他深愛著母親,或許她可以換個角度去考慮。
“楚韻,我愛你。”
她長濃卷翹的睫毛沾著濕意,額頭圓滑飽滿,挺翹的鼻,微紅的臉,她五官精致,屬于耐看型的。低頭不說話,恬靜淡雅,梨花帶雨模樣更是給她添了幾許風情,江錦言情不自禁脫口而出,一直以來想對她說的話。
這是他第一次告白,楚韻緩緩抬頭,撞進他黑磁石般在眼中,他低頭靠近她,灼熱的氣息噴灑在她的臉上,“遇到你是我這輩子最大的幸事。”
“包括被撞?”
這丫頭絕對是上天派來折磨他的,常常一句話就能毀壞曖昧流轉的氛圍,江錦言忽然涌出掐死她的沖動,挫了挫鋼牙,從齒縫中蹦出一個“是”。
這確實是真心話,如果沒有當年的車禍。他或許早已結婚生子,過著一汪死水的生活。
楚韻聞言噗嗤聲笑出聲,微微欠身主動吻了下他的唇,“我也愛你。”
這次不是被他逼著說,而是情到濃時最真的情話。
“愛我哪方面?”
“就像現在這樣的厚顏無恥啊。”
她在男女之事上臉皮子薄,說愛他已經要突破極限了,他竟然還來刨根究底。
“這就厚顏無恥了?”
江錦言目光在她身上逡巡,反正肚子里有塊免死金牌,楚韻不怵他,挺了挺胸前的二兩肉,大有你使勁看吧,yu火焚身就燒死你丫的的趕腳。
楚韻瘦但身材絕對有料,江錦言瞬間感覺口干舌燥,調戲人的反被調戲,對她沒有抵抗力,江錦言別開臉,打車內冷氣。
小贏一局,楚韻“小人得志”的微揚下下巴,挑釁的動作像一粒火種點燃江錦言費勁力氣勉強壓抑住的熱情,瞬間口干舌燥,強勢扣住她的腦袋,***吻了上去,急切撬開她的唇,汲取屬于她特有的甜美。
在自制力全面崩潰時才依依不舍松開她,楚韻氣喘吁吁,面色因為缺氧而漲紅一片,像個擱淺的魚兒般,張嘴***著。
“真笨,到現在都沒學會換氣。”
別的方面,她基本上都是一點就通,唯獨在男女之事上她青澀嬌羞,很少有放的開的時候。
“還不是你這個師傅技術不到位!”
楚韻逞完口舌之能后,才后知后覺發覺自己說了些什么,吐了吐舌頭,別開臉躲開江錦言灼熱的視線。
江錦言薄唇勾起抹邪肆的弧度,探身欺近她,長指勾住她的下巴,強迫她與之對視,“你是嫌棄我對你調教不夠?”
鬼才會嫌棄,她巴不得他少碰她才對!
青春期時誰沒看過幾部***電影,男人解決生理需求的辦法不止一種,在這個當口說心里話,簡直是找死的節奏,楚韻最識時務,急忙捂住嘴,頭搖的跟撥浪鼓樣,一臉討好的看著江錦言。
“沉默等于默認,從今天開始,學習吻戲是三餐前的必修課。”
“江錦言我是孕婦!能不能注意點胎教!”
她不是搖頭否定了嗎?這也算是沉默?楚韻淚奔,鄭重其事強調自己懷孕的事實。
“家庭和諧才有助于孩子的成長,我這么做是為了增進夫妻間的感情,為以后孩子的成長創造最有利的條件。”
楚韻張了張嘴,半天沒有找到合適的理由反駁,氣的把頭扭向窗外。腹誹,你說什么就是什么了,姐不配合你也奈何不了我!
看穿她的小九九,江錦言也不點破,這些賬他都給她記下。等生完孩子算總賬!
江錦言重新啟動車子,楚韻包中的手機響起,得知桐銅突發高燒,楚韻催促江錦言快些。
“家里有醫生救治,不會出問題的。”
別墅里的醫生都是婦產科和兒科方面的專家,去去高燒應該難不住他們。
寬慰她幾句,在保證安全的前提下,江錦言輕點油門。
二十多分鐘后,半山別墅。
“六少,六少奶奶對不起,是我沒有照顧好他們,小錦很桐銅去花園玩,滿頭大汗回來,我就給他們一人拿了一個放置在冰箱里的冰淇淋,吃完后沒多久,桐銅就開始肚子疼高燒。”
楚韻蹙了下眉,這個***也太大意了,滿頭大汗后吃生冷的東西很容易造成身體不適,看在她擔心不安,認錯態度良好的份上,楚韻沒有責備她,詢問醫生桐銅的具體情況。
“高燒伴隨腹瀉,別墅設備和藥物不齊全,給救治帶來諸多不便,我們建議及時送往醫院進行后續治療。”
巧婦難為無米之炊,只憑一雙手和滿腦子的理論知識,救不了人,給桐銅看診的桂醫生建議道。
“我來。”桐銅已處于半昏迷中,面色蒼白。難受的小臉皺著,口里不停的叫喊著媽媽,楚韻心疼,彎身想抱起她,卻被江錦言搶先一步,“你身體不宜來回奔波,桐銅這邊你不用擔心,我會通知楚欣和姜慕恒。”
大姐把桐銅交給她,是她失職沒有照顧好,楚韻自責,剛欲堅持,肚子傳來傳來一陣輕微疼痛,楚韻不敢拿肚子里面的寶貝疙瘩冒險,讓陳姨跟著上車照看桐銅。
康佳醫院,接到電話匆匆趕來的楚欣跟姜慕恒心急火燎的***病房,看到躺在病床上嬌小的桐銅,沒有任何生氣,楚欣差點當場哭了。
“半個小時量一次體溫,多喝溫開水。”
江錦言把醫生交代的事情轉達完,把病房留給他們一家三口。
“你公司有事要忙,桐銅交給我照顧吧。”
聽到媽媽的聲音,桐銅睜開沉重的眼皮,姜慕恒急忙上前小心翼翼的扶起她的身子,給她喂了幾***水。
一個粗枝大葉的男人能照顧好孩子?楚欣持嚴重懷疑態度,握住桐銅的手詢問她現在的感覺。
“媽媽叔叔,醫生阿姨說,等點滴打完桐銅的身體就好了,你們不要太擔心哦!”
小丫頭聲音虛弱,話語懂事乖巧。楚欣松了松緊繃的弦,陪著她說了幾句話。
“桐銅好困,等睡醒了再跟你們聊天。”
說完,小家伙閉上眼睛,頭向枕頭右側歪了歪,沉睡過去,楚欣啞然。桐銅每次生病都不哭不鬧,懂事的令人心疼,楚欣親了親她的臉頰,坐到沙發上,拿出隨手裝在包中的平板處理公司事務。
在看到助理剛發到她郵箱中關于市政府準備招標高架橋工程的時,楚欣眼睛一亮。
經營公司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,前些日子因為二弟的折騰,楚恒流失了一些人才,與很多政府開發,利潤豐厚的大工程失之交臂,給公司帶來不小的損失。
這次市政府公開招標是楚恒地產重回到公眾視野的大好機會,打造設計一道結實美觀的高架橋,可以挽回些楚恒每況愈下的聲譽。
只是說公開招標,現在都是權錢交易社會,保不齊競標結果已經內定,估計又是白忙活高興一場。
“姜氏跟環潤去打探內部消息的人都被拒之門外,據說江錦行親自去都被絕之門外,市政府透露為了杜絕豆腐渣工程,這次的競標會堅持公平公正原則,制定好競標所用的材料放手試一試吧。”
“消息可靠?”
不知道是不是她的消息太閉塞了,竟然一絲風聲都沒有得到。
“錯不了。”姜慕恒拍著胸前保證,不畏楚欣的冷臉,把臉向前湊湊,“若消息屬實,你要給我什么獎勵?”
“兩個巴掌夠不夠?”
姜慕恒哂笑,油嘴滑舌的說道:“如果你愿意打,我愿意挨。”
這是當年做下混蛋事之后應得的。
姜慕恒向后捋了下大背頭,把臉向楚欣的面前送了送。
多情瀲滟的桃花眼蘊含柔情,五官臉部線條柔和,少了些男性的陽剛,卻并不顯得陰柔,白色襯衫西褲包裹著他挺拔近乎完美的身材,比鎂光燈下的明星還要耀眼好看,楚欣并不覺得自己是顏控,心卻多跳了一拍,冷聲道:“別拿你哄別的女人的招數用在我的身上,一邊待著。”
面無表情的挪開視線,再次回到平板上,手指在上面快速輕滑著。
“如果你放心的話,可以讓我幫你處理些不涉及公司內部核心的事情,反正我閑著也沒事。”
“姜氏要倒閉了,這么閑?”
“我準備要跟著你吃軟飯。”
他爹娘為了能讓他追到兒媳婦,孫女認祖歸宗,也是蠻拼的,做了多年甩手掌柜的父親因為妹妹的事情回來之后,開始坐鎮姜氏,給他下了最后通牒,搞不定他們的兒媳婦,不許踏進姜氏大門大門半步,家也不必回。
這不,他天天跟個尾巴似的跟在楚欣后面。誰不知道他是桐城風流公子哥,換女人如換衣服,第一次對一個女人鞍前馬后的,著實讓人大跌眼鏡,報紙新聞都在報道浪子回頭。只是他義無反顧回頭,她佳人心似鐵,攆不走他,視他為空氣,那么多天吝嗇的連一個。

小編點老公,壁個咚大結局全文在線閱讀小說

老公,壁個咚是一本由宋橙子寫的都市小說類型小說,文筆精煉,人物刻畫深刻,十分好看。推薦閱讀。

猜你喜歡

新世界棋牌输钱 重庆时时360 极速赛车全天人工计划 今天的足球即时比分 北京pk10技巧压6法 老虎机网址大全送彩金 怎么看北京pk10规律 重庆时时彩是否是骗局 破解 75秒赛车 云南快乐时时今天 21点庄家17点必须开牌